二页书《穿越双星抢了邪神饭碗》小说最新章节,小林,个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越双星抢了邪神饭碗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二页书

简介:这是一部“守护家园”的故事,也是一段注定消亡的历史。在善与恶、邪与正的较量中,谁将超越解脱?神秘的黑星凌日,诡异的紫月祭礼,搞笑般的星兽攻城,看似混沌的物理法则,是谁,在精心设计这一切?我是周成,我在双星异界,这里有机车飞艇、火枪大炮,也有仙术魔法、神兵结界,让我们一起探索这段属于所有人的隐秘时空。

角色:小林,个三

穿越双星抢了邪神饭碗

《穿越双星抢了邪神饭碗》第1章 吃到嘴边的剩饭都有人抢吗免费阅读

灵能海最深处。

寂静无垠的黑暗之中。

一声水泡爆开的轻响唤醒了这片世界。

一动不动如泥塑般悬浮的老人缓缓地睁开了三只眼睛,尘封千年的星目中闪烁着计谋得逞的神光,三缕长须遮住的嘴角刚要有变化,镇锁在他额顶、脖颈、手腕、腰腹、脚踝的七道门户便一齐亮起了纷繁复杂的紫金流纹。

流纹一闪而逝,凝成了七个晶莹剔透的光点。

光点瞬间从额顶到左踝、左踝到右腕、右腕到左腕、左腕到右踝,右踝再到额顶,同时划出了五道符文闪烁焰纹繁复的紫色流光。

老人身下无数神秘符文闪动着的五芒星阵轨显现飞胀的一刹那,四周同时围起了七道更加耀眼的炽白光圈,一层一层望不到边的封禁法阵散发着无比神圣的光芒重重叠叠地掩住了妖异的紫光神雷。

一座虚幻的光门堪堪浮现在老人眼前。

老人庄严肃穆地盯着将启未启的光门,忍不住在意识深处小声骂了句:“劈死老子了,总算有人送饭,赶紧给老子开。”

又是一道紫光神雷劈下。

只见极细微的门缝后凭空出现了一堆无色无光的半透明碎块,零零散散地漂浮着。

“真是越来越不当人子了,费这么大劲、花一千多年就献上来这点散魂碎魄,当老子要饭的吗?!”

噼啪又是一道紫电。

周成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只剩下意识了。

近处漂浮着一堆散碎的无色不发光晶体,之外便是死寂般的黑暗。

花了一首歌的时间,周成总算理解了自己眼下的处境:除了用他那不存在的眼睛盯着这些不发光的物体外,现在就只能用他同样不存在的大脑去理解眼下的处境了。

碎块看上去好像一动也不动,周成也是一动也不能动,‘可能是都在运动,相对地静止’,周成跟自己杠出这样的念头,尝试去辨识那些碎块。忽然发现其中的一块很像是小半只人耳。

周成心中升起一阵慌乱,脑海中用来计时的单曲循环不由自主地顿了一拍,然后忘词了。

‘陌生熟悉都是客人请不用拘礼,下来是什么来着?’

‘哦,第几次来没关系,有太多…耳朵?’

‘我去!是谁的?’

‘不会是我的吧。’

‘不不,我不能这么想,只要我不想那就不会是我的。’

正疑惑间那小半只人耳便从所有碎块之中消失了,消失的同时周成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左耳好像恢复了半块。

‘草’

‘死开’

‘不是我’

‘我不要’

‘莫挨老子’

不知过了多少首歌的时间,因为周成已经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没在哼唱了。

当然主要还是他必须专心致志,丝毫不敢分心多用,不然可能会拼错什么重要器官。

周成最终欲哭无泪地怀着‘我爱拼图拼图使我快乐我拼的是寂寞不是我自己’的心情战战巍巍地拼出了一个人形。

一开始,周成还是在努力地寻找着自己所能辨认出来的身体部分,这个是手指、那个是鼻子…到后面干脆在心里‘头、脚、身体、胳膊、腿’、‘头、脚、身体、胳膊、腿’、‘头脚身体胳膊腿’地消灭了所有碎块,看着一点一点消失的碎块和逐渐完整遍布裂痕的透明身形,周成无比庆幸地想着‘还好一点都没少,也没看见…内脏什么的马赛克’。

碎块全部归位,并没有如周成想象中会愈合,仍旧虚虚散散地分裂着。

老人透过光门似有若无的缝隙难以置信地看着刚送到嘴边的“残羹剩菜”突然之间一块接着一块、一块接着一块越来越快地在眼前消失,怒不可遏地在意识深处破口大骂:

“你们几个不要欺神太甚”,噼啪,一道紫光夹闪电;

“劈老子老子忍了”,噼啪,一道闪电;

“封老子老子也忍了”,噼啪;

“杀老子信徒截老子贡品灭老子教统老子都忍了”,噼啪;

“一千年多少回献祭你们都挡了”,噼啪;

“这回挡不住着急了吧!”噼啪;

“想吃贡品回去吃自己的啊”,噼啪;

“还偷吃老子的?!”噼啪;

“还有没有一丁点做神的尊严?!”噼啪;

“快点给老子停下!听见没有?”噼啪;

“快停下!”噼啪;

“停下”,噼啪;

“停”,噼啪;

……噼啪噼啪噼里啪啦;

“求你们了”,噼啪;

“大哥大姐小神知错了求给小神留点。”噼啪;

“看在小弟抗雷的份上留一点啊”,噼啪;

“留一块、就一块…”噼啪;

“好、半块、半块”,噼啪;

“草”,噼啪噼啪,一道闪电接着一道劈下。

伴随着光门的消失,一切又重归于寂。

老人控制着浅层思绪,小心翼翼地回味刚才过的眼瘾和痛楚。

‘如此熟悉的感觉,人间竟还有血脉通神?有意思,这回你们打算怎样?’

一阵物换星移的穿越感后,周成终于可以动弹了,尽管还是看不到自己的脸,想用手摸也想了个寂寞,但是已经能隐约听到嗡嗡嗡嗡的声音了,像是大型冷风机在耳边轰响。

紧接着便是突如其来的夏夜公园里虫鸣草动般的宁静。

周成感觉到一阵阵舒服得想要哼出来的暖意,猛地做出了睁眼起身的动作。

他什么也没能做到。

“醒醒、醒醒,坚持住!”

“圣光没用啊队长”

“队长,直接通灵吧,脏腑都挤成一团了,再晚又来不及了。”

三个人的声音急促地传来,周成认得出是两男一女,年长的男声大约三四十岁,还有一女一男最多二十几的样子。

‘这什么方言?没听过’

‘动不了了,鬼压床?我在做梦?’

“小林,圣光停一下;猴子,录影球。”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翻包声,被叫猴子的小青年很快便喊了声“好了队长,可以开始了。”

只听那位队长语速极快地低喝一句“七神在上赐我法相听吾号令魂魄显形、起!”

来不及感叹,周成被一股莫名的吸力拉成了半坐的姿势。

触目所及是一双伸直平躺的腿脚,和半蹲在左脚边抬着手臂右手剑指的年轻人,只见他披着看不清颜色的深色斗篷、戴着黑色毡帽,在他指尖上方悬浮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圆球遮挡着看不清容貌,周成在晃晃悠悠的球里仿佛看见了赤身的影子,感觉到一种深夜里身处墓园的慌乱。

“魂魄已现,单一灵体,没有星眼,应该也是个凡人。要快点,有法阵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小林注意看时间;猴子别晃、再举高点…哇你这球哪来的这么大个儿,不行就上两只手啊。”

‘凡你…’

队长的声音在左手边响起,周成费力地扭动僵直的脖子,看到了一个身披斗篷头戴毡帽的三眼中年人脸。

‘我天,三目神将!’

然后在右手边看见了一个同样戴着帽子的三目白人女孩。

‘三眼老外就有点古怪了,不过这颜值还行,声音也好听…’

周成难以置信地再次打量了一圈,一个三眼黄种男中年、一个三眼黄种男青年、一个三眼白种女孩,统一的帽子和服饰,周围是一间幽暗复古的厅堂,他的身体平躺在一张黑布上,身下是一座棱棱角角的桌台,自己正以一副影视剧中灵体的形象半坐着。

‘这梦场景真够真实的…’

“唉,看这里看这里,我们护廷队的,先说一下你叫什么,多大年纪,家住哪里,记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那队长打了两个响指成功地吸引到周成的注意,随即开口问话,有一种片儿警询问的感觉。

‘什么队?警察么?’

周成疑惑着开口“这是哪里?我…”

从周成的口中响起了陌生的话语,意识到不是自己的声音,周成到嘴边的话顿时咽了下去,抬起双手试图捂住嘴巴。

?!

没捂到?

周成惊惶回首,只见自己看不到的上半身头上长着一张完全陌生的少年脸庞,最多十五六岁,消瘦难言。

‘谁家孩子?这么遭罪。’

少年乱糟糟的头发营养不良地干枯着,给人的感觉土气扑面。上身是简单粗糙的无袖打扮,灰白的上衣有着清晰可见的浆洗痕迹,周成看不出布料和做工,但能感觉到他也就只是比乞丐干净了一点点。

少年下半身系着一条深褐色的裤子,裤腿膝盖处以及半卷的裤脚边都有着长年累月的磨损。没有穿鞋,光脚背上粘着点点黄泥,两根大脚趾根部各自拴着一根暗红的线绳,线绳似乎陷进皮肉里,勒得很紧。周成禁不住回想起手指充血那种肿胀的感觉,下意识看向少年平摊在两侧的双手。

果然,两根大拇指也一样紧紧地勒着暗红色的线绳。

周成再次打量少年精瘦的脸,仿佛想起来什么,目光朝着少年下巴挡住的脖颈探去,只见那里也缠着一根暗红色的线绳。

‘五环,这是什么意思?’

周成再次看向那位队长,强自镇定着说:“我叫周成,今年29岁,这里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地上这小孩是谁?”

那位队长闻言露出了从疑惑到惊惧的神色,“小林猴子快走!”随后一边喊一边拔出了腰后的短刀横在胸前,周成突然意识到他喊的话自己全都能懂但并不是中文,而自己刚才说的却是带着乡音的普通话。

眼见队长便要挥刀而上了,周成情急之下无意识地胡乱喊了起来“小弟小弟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啊有人要杀我”。

这回不是普通话,队长明显听懂了,依旧戒备地止住了听见喊话回头的两位队员,表情十分严肃地问道:“你是谁,谁是你小弟,你为什么看见我要喊救命?”

“我是…我想不起来了,你告诉我我是谁,小弟快来救我啊”周成费劲地说着说着又开始熟练地喊了起来,紧接着便化作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西区墓园最大的灵堂里再次恢复了宁静,照明术的光芒映射着护廷队长张择明愁眉不展的脸,清冽随风的夜光透过门窗阴阴地笼照在他手中镜子般的刀面上,反射出一轮紫光妖异的圆月。

张择明看着祭台上即将死去的少年,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原创文章,作者:二页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j8848.com/82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