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昂《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做什么》小说最新章节,楚留香,凯特·温丝莱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做什么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琴昂

简介:又名《阿呆正传》,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浪漫而甜蜜。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光有风花雪月,还有风雨雷电。面对当初的誓言,在爱情长跑中,如果做得多说得少,认为没情调;如果说得多做得少,认为没担当。怎样做?才经得起生活的磕磕绊绊。2019年豆瓣长篇拉力赛特别奖、文艺组季军双奖小说《非常兄弟》现实都市系列。有缘遇见,诚邀您关注琴昂「加入书架」~欢迎阅读、评论、互动交流……,鼓励一下,能五星支持就更好啦!^_^

角色:楚留香,凯特·温丝莱特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做什么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做什么》第1章 不速之客免费阅读

门,咯吱响了一下。

阿呆与秋水小两口,正在餐桌前,面对面坐着,神情肃穆庄重。

餐桌上,漂亮的塑料盘中,放有一个削过皮的鸭梨。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射进来,静静地洒向盘子,好像给鸭梨披上了银纱。

雪一样白的肉汁,香味扑鼻,让人迫不及待地想咬一口,用甘泉冲出来的甜甜汁水,尽情地塞满每一个牙缝,流到口中的每一个角落,滑入冒火的喉咙,使全身一阵清凉,爽歪歪。

阿呆正在想,紧接着,公寓门,咯吱又响了一下。

他抬起右手,弓起食指,抹去吊在唇角的口水。接着,抿抿嘴,意识到,貌似有人在悄悄开门。默默地在心里盘算,怎么回事呀?丈母娘来,也没有大声叫唤小两口子。感觉怪怪的,深更半夜,除了丈母娘和老丈人,还有谁来?

第一声响,阿呆不吭声,装洋蒜。当第二声响起的时候,留心起来。他已经敏锐地捕捉到空气中的一丝不寻常,蹊跷的开门声,神秘莫测,断定不是自己的家人,八九不离十,估计是入室盗窃的。

阿呆抬眼,看看夫人秋水,咬唇正襟危坐,跟个没事人样,无动于衷。他左思右想,信守两个人的事先约定,说好不出声。他再看看餐厅一方顶角,随后,也没有开口,依然纹丝未动。

正如阿呆所想,一瘦溜的黑衣人,不知怎么就能轻易撬开防盗门锁,摸入屋内。黑衣人不是小毛贼一副贼头鼠脑、鬼鬼祟祟的样子,而像楚留香,阿呆曾痴迷的古龙武侠小说《楚留香传奇》系列的男主角。午夜盗神,透着优雅、冷静、果敢。

酷似楚留香的黑衣人,冷静地四处侦察一番,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然后,轻轻蹲下,抄起门口的一只拖鞋,扔了进来,砸出的响声不大,像猫逮老鼠,跳跃触地时发出的那样轻微。

火力侦察后,室内没有一丁点儿反应。黑衣人胆子壮起来,便站直身子,伸手慢慢旋转门内把手,像是使用钥匙关门,先将锁芯缩回,小心翼翼关上后,缓缓地把锁芯再放上,悄无声息。紧接着,猫步快速向前,接近卧室,飞快闪进房间。

这是一个夏夜,静静的,月亮伴着几颗星星在闷热的天空中乘凉,月光好奇地探出脑袋,望着这家窗户里的一对年轻夫妻,僵硬得像没有任何情感的木头人一样。尤其秋水,她个子很小,似一尊汉白玉雕塑镶嵌在椅子里,沉默无言,淹没在月光的阴影里不声不响。

秋水相貌和善,婉约秀美,看上去文静,温柔似水很漂亮 而且略带一点古代美女的感觉。闪亮的目光里显示出一点忧郁的神色。

家里没装空调,连电风扇都舍不得开。无一丝风,空气凝滞,闷如蒸笼,让人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蚊虫也没有了往日的恶毒。周围的一切都是懒散的,窗边的梧桐树叶似乎被蒸发掉水分,无力地垂在那里。阳台上盆盆花草,七倒八歪地乱靠着。仅有生命力顽强的月季花,在夏季高温环境里缓慢生长,还开出较小的花。

秋水已经在椅子上默默坐了一晚上。额头上密密麻麻渗满细细汗珠,这汗珠是那么的淘气,粘在皮肤上就是不愿意滚落下来,用手拭去,没过一会儿,又从皮肉里钻出来,真是捉弄人,硬是不让皮肤好好地呼吸,顽强地霸占着它的地盘。

之所以出现如此境况,那是在傍晚,手机铃响的时候,阿呆正在洗澡。秋水看了一眼阿呆的手机,是微信语音通话嘀铃铃响起的铃声。屏幕上闪现出电影《泰坦尼克号》男女主角扮演者,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凯特·温丝莱特,两个人亲昵相拥站在船头的照片。照片下面的微信名是梦影。

秋水拿起手机,按下绿色接听键。她没想到微话里传来的女声是那样清脆,热情撩惹人,说是阿呆的同学,刚刚组建起高中同学微信群,要隆重地组织首次同学大聚会。

听着阿呆女同学讲话时的口吻,噼里啪啦,一阵趾高气扬的连珠炮。秋水像吃下一只苍蝇,恶心,不舒服。但她不动声色,对洗漱间的门,叫了一声:“阿呆,电话。”

接下来,平时说话硬邦邦的秋水,突然变得超乎寻常的温柔,对着洗漱间的门,大声地与阿呆唠叨:“梦影在哪发财?”

“在税务局工作。”

“她人长得什么样?”

“就那样。”

“有我漂亮吗?”

阿呆开大水龙头,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

秋水打破砂锅问到底,十分客气地问长问短,叽里咕噜,没完没了。

阿呆在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匆匆忙忙草率地洗好澡,打开浴室的门,身上的水珠还没完全擦干,他紧张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下子夺去秋水手中的手机。

他用潮湿的手,擦去手机屏幕上的雾气,转过背去看,显示通话已结束,通话时长1分23秒。下面是女同学梦影发来的一个绿豆娃生气表情图。

扭过头,阿呆对秋水一本正经地吼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看着阿呆一脸认真,凶神恶煞地吼。秋水叹了一口气,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歹。她低头使劲冲撞阿呆的肩膀,要重新抢回阿呆的手机。

语音电话回不成,急吼吼要回个微信,打不成字,至少要回一个道歉的表情图。阿呆弓背,左躲右闪。

秋水坚决要查看微信记录,无法冲进阿呆护着手机的包围圈。她情急之中,两手抓起茶几上的瓷花瓶,摔在地上,“哐当”一声,瓷花瓶化为碎片。

秋水面无表情,脸色苍白,倚坐沙发。她不动,也不说话。

阿呆察觉到秋水的不对劲,收好手机,急步走到秋水的身边,凝视一会儿,关切地问:“怎么啦?”

阿呆的大手,落在秋水的额头,试试她有没有发烧。

这一举动,让秋水紧皱的眉头,有点舒缓。记得在大学期间,她有一次半夜发烧,阿呆就是这样摸着她的额头后,立即决定送她去医院,大冬天的三更半夜,阿呆背着她在雪地里走了三里路才到医院。也是那次之后,她彻底死心塌地跟着阿呆,只要在一起,不求任何回报。

阿呆伸开臂膀,想要抱住秋水。秋水想到微信语音电话,情绪失控地用力一推,脱口而出:“别碰我。”

“你到底怎么啦?”阿呆被秋水伤心欲碎的模样吓住,耐着性子,讨好地问。

“你还假惺惺咧!”泪水在秋水的眼眶里打转,她低下头咬着下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心中的苦,闷得像一缸醋。在爱情里最大的委屈就是,他和你在一起,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她不能假装不知道,讽刺道,“家花没有野花香?”

阿呆烦躁地嚎叫:“你发神经呀!”

秋水的直觉在告诉她,阿呆的那个叫梦影的高中女同学,一定不寻常。如果放任下去,肯定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颤声质问:“那我问你,每天只给那个叫梦影的一个女同学朋友圈点赞,是什么心理?”

——

作者有话说:

有缘遇见,诚邀您关注琴昂「加入书架」~ 欢迎阅读、提意见、互动交流……能五星好评鼓励一下,支持小众文的创作就更好啦!此致敬礼~

                           

原创文章,作者:琴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j8848.com/82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