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新芽《都市衣神》小说最新章节,陈紫彤,黄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都市衣神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老树新芽

简介:为了完成老祖遗愿,周济苍生、造福黎民,衣神龙子阳历尽艰辛,打造出系列日月玄衣,能治病,能美容……引起万众瞩目。哄抢、掠夺、阴谋,轮番上演。故事别有洞天,情节跌宕起伏……

角色:陈紫彤,黄毛

都市衣神

《都市衣神》第1章 会飞的青袍免费阅读

“站住!”

“抓住她!”

“别让她跑啦!”

才下火车的龙子阳,刚到拐角处,就听到有人呐喊。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帮混混,追赶着一个女孩,正向自己这边跑来。

天已渐黑,被追赶的女孩拖着拉杆箱,气喘嘘嘘,满头大汗。

见了龙子阳,下意识地发出求救:

“救……救救我!”

龙子阳听了求救声,心里一震,这声音不是江滨老乡口音吗?

眼看就要被混混追着了。

龙子阳骂了句狗杂种,身子一侧 ,让过了女孩。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刮起,掀起一片黄沙。

“啊……”

混混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叫苦不迭。

正当混混乱成一团时,空中又飘出一件青袍,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郎朗世界,欺压良善,尔等阿飞,必将严惩!”

话音未落,混混们已经遭到了重重拳击,一个个被揍的鼻青脸肿,鬼哭狼嚎。

面对无头、无脚、无手的青袍,居然如此凶煞恐怖。

懵逼的混混,早已吓破了胆。

正欲落荒而逃时,裤子又被扒光,仅剩下花色裤衩。

女孩听见嘶叫声,稍作停顿。

好生生的,怎么凭空飘出一件青袍?

当瞅见混混仅剩一条裤衩时,一阵羞涩,赶紧转身离去。

显然,这一切,都是龙子阳所为。

麻皮,欺负我老乡,小爷先给你们上点眼药。

“黑子,干的漂亮,主人定会有赏。”龙子阳拍拍肩包,赞赏道。

“谢主人夸奖!”黑子从乾坤壶里发出阴森的回音。

这黑子是龙子阳豢养的小鬼,这小鬼借着青袍,向混混发起攻击的。

“喂,跟我走!”

龙子阳一步踏出,来到女孩跟前。

简短的几个字,犹似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女孩心头一暖。

她抬起不知是汗还是泪的双眼,急忙吐出两字:“谢谢!”

一路上,没有多余的话语。

女孩跟着龙子阳,拐进一个偏巷,再拐进一个偏巷。

龙子阳是一名裁缝,第一次来东海,这城中村是小型服装厂基地,一下火车,他就决定前来看看。

“哈哈,小贱人在这!”

刚刚放松下来的女孩,望着迎面又撞来的混混,吓得赶紧躲到了龙子阳身后。

“有我在,别怕。”

龙子阳安慰了一声,又用心语向黑子发出了指令:

“黑子,再给他们一点教训。”

黑子得令,顶着青袍,发出呼呼响声,向混混飘去。

朦胧中,混混见到青袍,吓得撒脚丫就跑。

“妈呀,有鬼!快跑!”

然而,无论混混跑的多快,还是被揍的鼻青脸肿。

眉心间还被贴了一片黄纸,上面写着:

欺压良善,见一次揍一次!

麻皮,敢在小爷面前,一再欺负老乡,吃了豹子胆。

惩治了混混,龙子阳领着女孩,不慌不忙地向村外走去。

“你是江滨人?”

女孩小声问道,语气里还透着不安。

“是的,你也是?”

两人停住脚步, 相视一笑。

女孩笑的很是牵强。

显然,刚才的场景,还在影响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问道。

“我叫龙子阳。”

“我叫陈紫彤。”

两人再次相视一笑。

“那帮人追你,到底是什么情况?”龙子阳问道。

“唉,一言难尽……”陈紫彤叹息了一声,娓娓道来。

陈紫彤是服装学院才毕业的学生,由于母亲被查出胃癌晚期,急需大批钱化疗,经同学介绍,来到东海做起了临时服装车工。

谁知道,这老板心黑,工人几乎跑光了。

她想着自己是干临时的,干一天算一天,实在撑不下去了,再说。

哪知,自己却被老板的小舅子瞄上了。

“三天前的傍晚,那个猥琐的胖子,一脸横肉,手臂上纹着青蛇,硬是要我陪他吃饭,被我拒绝了。”

陈紫彤低声述说着,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后来呢?”龙子阳问道。

“后来……”陈紫彤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昨晚十一点,下班回宿舍的路上,喝的醉熏熏的胖子,尾随在陈紫彤身后。

到了无人的地方,他一边喊着心肝宝贝,一边扑向陈紫彤。

陈紫彤大声呼救,喊来一帮青年,这才得以脱身。

今天一早,陈紫彤就干起了手里活,直到黄昏才干完,干完就离开了厂子。

胖子得知后不乐意了,硬说陈子彤借了他两万块钱,又说厂里车工离去,都是陈紫彤煽动的。

老板听了大怒,令其舅子定要追回陈紫彤。

胖子是混黑的小头头,得到姐夫指令,立即带着兄弟,兵分几多路,追寻了起来。

于是,便出现了刚才的场面。

‘麻皮,你个死胖子,小爷迟早会揍的你怀疑人生。’

龙子阳在心里骂道。

陈紫彤说完这些,早已是梨花带雨了,只见她:

两弯似蹙非蹙柳叶眉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身形曼妙,泪光点点,恰似落单羊羔。

心性傲然,气质优雅,却如折翅云雀。

陈紫彤的际遇,深深触动了龙子阳。

他走到陈紫彤身边,接过她手中的拉杆箱。

龙子阳的举动,让陈紫彤又是一阵泪眼婆娑。

母亲疾病已让她悲伤不已,却又连遭歹人欺凌,突然出现的龙子阳,如此暖心,让她 百感交集。

“龙子阳,我想买瓶水。”看到路边小卖铺,陈紫彤说道。

“呃…那你去买吧。”龙子阳停住了脚步,站在街边。

陈紫彤刚进小卖铺,身后传来了一声喊:“胖哥,小贱人在这呢!”

龙子阳回头一看,又是一帮混混追来了。

“什么小贱人?”龙子阳瞪了黄毛一眼。

“关你什么鸟事?”黄毛恶狠狠地道。

旋即,胖哥和一群混混蜂拥而至。

一看到胖哥,就是欺负陈紫彤的那个死胖子,龙子阳恨不得立马上去,扒他皮抽他筋。

但是,他忍了,初来乍到的,不想过早暴露自己。

“在哪呢?”胖子问道。

“在小店里头。”黄毛用手指着。

天已黑透。

混混借着亮起的灯光,看向缓缓转过身来的陈紫彤……

就在这时,龙子阳不慌不忙,右手轻轻一抬,紫光一闪,转过身来的陈紫彤,骤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只见她:

着一件浅色风衣,戴一副金边眼镜,手提爱马仕香包,脚穿鳄鱼牌名鞋,大圈耳环摇曳生辉,蓝色宝戒熙熙发光。

气质雍容华贵,举止儒雅得体。

一见众人,宛若一笑。

龙子阳站在原处,不动声色,这是他将魔术与幻术捏合的结果。

“草!这不是个富婆嘛?!”

“黄毛,啥眼神,你特码昨夜纵欲过度,精血亏虚了吧?”

“哈哈哈……”

众人发出猥琐的笑声。

黄毛不死心,他分明看到的,就是那贱人陈紫彤,怎么一眨眼就变成富婆了呢?

绕着富婆转了一圈,没错,就是一个富婆?!

突然,他目光一闪,扫向了地上的拉杆箱。

可是,拉杆箱也变了!

先前灰白箱子,却变成小巧精致的红色箱子!

“黄毛,别特码装模做样的找了,要是那小贱人,我们都看不出来?”

“黄毛,我劝你还是多买点牛鞭驴鞭补补,长期肾虚是会失明的!”

“哈哈哈……”

胖子没有参与打趣,他眯缝着小眼,猛地揪住龙子阳,恶狠狠地道,“看见一个女孩了吗?”

此时的龙子阳,怒火骤然暴起,紧握的拳头,嘎巴直响。

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

一努嘴,“喏,去那边了。”

胖子松开手,狐疑的看了看龙子阳,突然发一声喊:“追——”

众人一窝蜂,向龙子阳所指方向追去。

黄毛还是不死心地回望着。

龙子阳捡起香蕉皮,随手一抛,直落黄毛身前。

黄毛踩去,身子一歪,跌了个狗吃屎。

龙子阳再次祭出青袍,将胖子连同混混,又狂揍了一顿。

                           

原创文章,作者:老树新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j8848.com/84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