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叶昭昭,叶明昼《退婚后,腹黑王爷求我给他下蛊》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退婚后,腹黑王爷求我给他下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事故

简介:前世的叶昭昭一心痴迷医术,害的家人背负一身污名葬身于火海,重生归来的她,手刃渣男,脚踩白莲,一手绝妙的针灸之术名扬天下,以为一切都大圆满时,敏王找上门来了,非说外面都谣传他被下了蛊,而始作俑者就是她,面对步步紧逼的敏王,叶昭昭一时不察竟跌入了他怀中,他低下头,双手环抱着她纤细的腰肢,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道:“既如此,不如昭昭坐实这个谣传如何,本王确实被你偷了心,你可得负责。”

角色:叶昭昭,叶明昼

退婚后,腹黑王爷求我给他下蛊

《退婚后,腹黑王爷求我给他下蛊》免费阅读

岭南城内火光冲天,漫天大火宛如一个巨大的牢笼把里面的人牢牢困在里面,四周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跟焦味。

叶昭昭被哥哥叶明昼护在身后,素白的衣衫早已被鲜血染红,一双漂亮的狐狸眼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站在她跟前的一对璧人,她从未想过他们会走在一起,甚至背叛叶家。

“表姐,事到如今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姨父姨母已经自刎谢罪,把他们的项上人头呈上去,指不定还能给你们换取一条生路。”

顾语儿神色倔傲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甚至还挑衅的挽着程熠的手臂宣誓主权。

叶昭昭心头宛如被钝刀割肉一般,那种痛深入骨髓一下又一下的磨着她的血肉让她痛不欲生。

眼前的一切犹如一场噩梦,可周围那些冰冷的尸体跟凝固的血液却在提醒她,一切都是真的,叶家被冠上了通敌叛国的罪名,她的父母也死于这场欲加之罪,死于她未婚夫跟她表妹编织的阴谋中。

“为什么?”叶昭昭问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抖,她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问出这句话。

程熠撇了撇嘴,神色嘲讽全无往日温文尔雅的模样:“我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当年你们父亲做的丑事真以为没人知道?”

听着这言之凿凿的话,叶昭昭却是半点都不信,若当年她父亲真做了什么昧了良心的事,这数十年来又何必全心全意的培养程熠,甚至还有把程家军还给他的念头?

“熠哥哥不愿说,我可要把真相说清楚,当年那场战役,姨父为了军功,故意隐瞒了程伯伯受伤被俘的消息,大获全胜后压根就没有派人去营救,就为了独占功劳,至于抚养熠哥哥也不过是为了赎罪罢了!”

顾语儿一副大义凌然主持正义的模样,那嗓门大得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这番话,好让他们都听一听叶家有多么卑鄙。

可一年前,她硬要跟着来岭南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初也是用着这张纯真无害的脸蛋,笑眯眯的说崇拜叶家的将门风范,想亲自去见见到底是何等的威风,也顺便开开眼,不想在深闺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辈子只在后院的四角之地打转。

两幅面孔此时重合在一起,叶昭昭不禁想问问顾语儿,到底哪个才是她?

这两个受着叶家庇护跟恩惠的人,如今赫然变成了另外一副嘴脸,到底谁道貌岸然,谁为了谋取利益不择手段?

叶昭昭望着携手而立的两人,仰头大笑出声,笑自己痴傻看不清对方是人是鬼,也笑叶家一生赤诚肝胆,到头来成了别人的踏脚石,嘴里的腥甜味越来越浓重,她硬生生的呕出一大口鲜血。

叶明昼何尝不是目眦欲裂,家人含冤而死,妹妹被至亲至爱之人背叛,他恨不得化身成为利刃,斩尽天下忘恩负义之人!

叶昭昭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迈步上前跟叶明昼并肩而立,身后是血一样红的火海,身前是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手持利刃的军队,不管是往前还是后退都是死路一条。

“昭昭。”叶明昼嗓音嘶哑全然没了往日的沉稳,一双手死死的抓着妹妹的手腕,以保证一旦有什么不对就能立即把人护在身后。

“哥哥,你怕吗?”叶昭昭对上哥哥那双跟她如出一辙的眸子,眼神坚定又无畏。

叶明昼摇摇头,他不怕死,从进军营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我也是,叶家人从来不是贪生怕死之徒,更不会做那等污了军人一身铁骨的事情,今日就算死在这里,我也不能让叶家蒙上污名,更不会让某些人踩着我们叶家的骨血平步青云。”

叶昭昭目光直视前方,锐利得宛如刀子一般,那铿锵有力的话宛如擂鼓,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在程熠跟顾语儿的心头,明明是他们处于劣势,却给人一种势不可挡能敌千军万马的气势。

顾语儿看着并肩而立的兄妹二人,明明狼狈得很,却依旧风骨犹存,就好似什么都磨灭不了他们的傲骨一般。

可越是这样她越是想要把他们踩到脚下,想要看他们跌入泥潭再也爬不起来,一想到叶昭昭那张令人惊艳的脸蛋就此就要消失在这世上,她便无比的痛快。

她痛恨叶昭昭的明媚艳丽,痛恨她的肆意张扬,甚至恨她有一双好父母,好兄长,好未婚夫,所有的一切都令她嫉妒得发狂。

“叶家通敌叛国,负隅顽抗,无须留活口,取项上人头复命即可!”

程熠跟顾语儿的嗓音同时响起,说出来的话一字不差,就好似早就商议好了似的。

漫天的弓箭宛如雨点一般纷纷射向叶昭昭跟叶明昼兄妹二人,利刃刺破血肉,红色的血滴落在暗红色的地砖上,溅起一朵朵血花,宛如一朵朵盛开的曼陀沙华。

无数的弓箭射穿兄妹二人的身体,可他们始终屹立在原地,不曾弯腰屈膝,仿佛两具不屈的灵魂在叫嚣着冤屈!

叶昭昭一双狐狸眼到死都没有合上,她死死的盯着携手而立的两人,眼里满是浓厚的愤怒与不甘,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不会让这等小人得逞,更不会让家人背上污名葬送在火海中!

南国四十九年,岭南城血流成河,叶家众人尽数殒命,从未下过雪的岭南六月飞雪,足足下了三月有余,雪融之后河道两旁长满了红白两色的曼陀沙华,一时之间成为南国众人议论的焦点,对于叶家到底有没有叛国众说纷纭。

                           

原创文章,作者:事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j8848.com/87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