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司霆,雷鸣宇小说《一纸薄婚:霆总别虐,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纸薄婚:霆总别虐,求放过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秃头摸鱼

简介:两年前,一场精心筹谋的计划,将她一家卷入旋涡,成为罪人。意外之下,她怀了他的孩子,却被他以“血统不符”的理由打掉。她彻底崩溃。随着当年真相渐渐浮出水面,他追悔莫及,想祈求她的原谅。却被告知她已经离世,尸骨无存。5年后,知名女画家强势回国,他才终于看见那张他朝思暮想的脸。辛司霆卑微恳求:“孩子的事,你相信我,不是我干的。”她凉薄一笑:“当年,我也是这么求你的…….”

角色:辛司霆,雷鸣宇

一纸薄婚:霆总别虐,求放过

《一纸薄婚:霆总别虐,求放过》免费阅读

夜晚,电闪雷鸣,阴云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似乎是要将万物埋葬。

尹新月跪在辛家墓地,目光直直的看着石碑。

听着大雨打在石碑上的声音,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任由雨水在脸上冲刷。

两年前,那个如地狱修罗一般的男人出现在她家,宣布尹家破产。

她的父母被男人赶去做清洁工,她则被男人带回家中。

只要男人心情不好,便会让她来这里跪上一整夜。

起初她还会不停地追问男人,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放过她。

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同样冷冰冰地回答——除非她们一家死掉。

新月就这么一直跪在墓碑前,身体不曾休息过一刻。

直到天空渐渐露出鱼肚白,雨也变小。

新月抬头望了望天空,觉得头晕目眩。身体实在支撑不住,虚弱的弯下了身子,摸了摸已经凉透的手臂,忍不住微微颤抖。

一直打着伞站在她身后方监视她的男人,低头看了看手表,冷冷的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

这个男人是雷鸣宇,是辛家老管家的儿子。

老管家精心照顾了辛家许多年,是辛司霆爸爸最好的朋友。

雷鸣宇则同辛司霆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

而他的爱人,就是辛斯霆不幸去世的妹妹。

在辛司霆的亲人去世没多久后,老管家便因伤心过度,一口气没提上来,撒手离世。

雷鸣宇便接替父亲,照顾辛家。

每次辛司霆让新月来墓地跪着,都会让雷鸣宇过来看守。

与其说是辛司霆让,不如说是雷鸣宇自己也想来看着新月跪在墓碑前忏悔的样子。

因为这两个男人心中都觉着,是新月一家害死了他们的至亲挚爱。

新月闻声慢慢侧过脸,看了一眼那张黑色雨伞下冷峻的脸,冰冷的和辛司霆一个模样,对她的态度也和辛司霆如出一辙。

她忍不住轻叹一口气。

随后动了动双腿,发现跪了太久,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只好努力用手撑着地面,才勉强站了起来,踉跄的往墓地门口走去。

身后的雷鸣宇看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冷嘲道:“没想到两年了,竟然还没能让尹小姐习惯。”

她听见这话顿了顿脚,面色苍白无力,手攥了攥被大雨浸泡了一夜的衣角。刚想回头争辩什么,脚下却一不留神踩空了石阶。

“啊!”

她的整个身体像球一样从石阶上滚了下去,白皙的腿上和胳膊上尽是明显的血纹,还来不及感受疼痛,便晕了过去,眼前一片漆黑。

…………….

雨后总是大晴天,阳光格外的好。

一辆深黑色轿车里,新月蜷缩着躺在车座上。车里的暖风呼呼的吹在她身上,这久违的暖意让她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根本不想起身。

“起来。”一直在她身旁的男子斜眼看向她,发现她上扬的嘴角,毫不留情的叫醒她。

这熟悉的声音落到新月耳朵里,仿佛晴天霹雳。不用多想,也能知道是那个折磨了她两年的男人——辛司霆。

她猛地睁开眼惊坐起来,目光快速打量着周围,看见车门边的位置,便一个箭步挪了过去,将后背紧紧贴在车门上。

车子里安静异常,还是坐在驾驶座上的雷鸣宇,先开口打破了这片宁静:“少爷,我先走了。”

雷鸣宇与辛司霆关系要好,那是私下。但凡多一个人出现,他都会毕恭毕敬的称辛司霆为少爷。

车里只留下新月与辛司霆二人。

男人从黑色西装的兜里掏出烟,随着“叮”的一声,车里除了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外,还多了一丝烟味。

‘’昨晚冷么?”辛司霆一只手夹着烟,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独有的低沉嗓音,让周围的气压都低了许多。新月根本不敢抬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我…冷…我…”

没有等她说完,辛司霆一只修长的手指便死死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冰冷的说:“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家人每天在那里有多冷?”

新月有些害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光慌张的看着辛司霆。

5年前新月生了一场大病,大夫说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源,救不了她,可她后来却安然无恙。

后来,辛司霆告诉新月,是新月的爸妈远赴法国,夺走了本来应该救治他妹妹的心脏,他妹妹救治无效,因而死亡。

而辛司霆的爸妈,也因为开车路上听见女儿去世的消息,悲伤过度,撞上高架护栏,意外离世。

辛司霆一天之间,失去了所有最亲的人。他彻夜未眠,调查了当时法国的医院记录,以及出入境记录,最终找到了尹家。

可新月问过爸妈,当时根本不知道也有人需要这颗心脏。是因为一个男人来到尹家,找到她的爸妈,告知法国有合适的心脏源。

爸妈救治自己心切,根本没有想太多,直接飞到了法国。

后来他们再寻这个男人,却怎么也找不到,好像凭空消失了。

这两年,新月也一直在寻找这个男人,想要向辛司霆证明,自己爸妈不是故意害了他妹妹。

可无论如何,本应该属于辛司霆妹妹的心脏,终究还是在新月的胸膛里…

“对不起。”泪水充斥了新月的眼底,她颤抖着浓密的睫毛,千言万语,她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化为这三个字。

她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落,可辛司霆看着却没有一丝动容。

他撒开捏着新月下巴的手指,另一只手将半截燃烧着的烟,死死按在透明的烟灰缸里。

转过头缓缓的说:“我改主意了,清洁工,太便宜你爸妈了。要不,送你爸妈蹲监狱吧。”

新月只感觉“轰”的一声,辛司霆的话在她耳边炸开,面色瞬间煞白,她知道,这个男人恨她们家入骨,他做的出来。

她死死抓住辛司霆的衣袖,颤颤巍巍的乞求道:“求求你,你怎么折磨我都行,我爸妈年纪大了,他们承受不了……”

早些年的尹家在云市也是豪门贵族,尹新月当年是人人羡慕的千金大小姐,骄傲的样子仿佛她走到哪里,阳光就在哪里,她就是大家的艳阳天。

尹家夫妇更是养尊处优,从没吃过苦。

后来辛司霆出现,让她们一家跌入了谷底。

辛司霆剑眉轻挑,目光冰冷的像一道冷箭,但嘴角却挂起玩味的笑:“怎么样都行?”

还没等新月反应过来,莫名出现在辛司霆嘴角的笑是怎么回事。下一秒,身上的白色吊带裙便被辛司霆一把扯下。

“啊!”

一股重力袭来,新月跌坐在车里,双臂紧紧抱着胸前,白皙的皮肤上,还有刚刚被扯下衣裙的红色印记。

她瞪大了双眼,双手拼命地遮挡着身体,慌乱的看着辛司霆:“你要干什么?!”

“这就受不了了?”辛司霆看着手里的白色衣裙,目光又锁定在她的身上。

看着新月因为慌张已经通红的脸庞,他将身体倚靠在座位靠背上,缓缓张口:“过来讨好我,表现好或许我可以考虑改变心意。”

辛司霆鹰隼一般的双眼紧紧盯着她,像是猎人在看自己的猎物,等着她过来献媚讨好,自投罗网。

新月愣在原地,近乎绝望地看着他。

她深知,如果不按照辛司霆的意思来,那么她爸妈一定在劫难逃。

思索良久,她缓慢放下自己遮挡在身体前的双臂,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随后睁开双眼,像是壮士抱着必死的决心一样,起身坐在辛司霆腿上,嘴角用力扯开微笑。

辛司霆没想到她会坐上来,看见她的笑,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紧接着,便看她盯着男人的薄唇,犹豫了几秒后,便鼓足了勇气,闭着双眼覆了上去,双臂顺势环在了他的脖子上。颤抖的睫毛像绒扇一样,扑打着辛司霆的脸颊。

辛司霆看着她红透了的脸,感受着她粗略笨拙的吻技,心里居然有种自己从没出现过的感觉。

片刻,将一直盯着她的双眼微微眯起,加重了吻的力道,反守为攻,将她压倒在车座上。

扑面而来的古龙水与烟味混合的味道,让她紧张的已经无法呼吸,只能感受着他的吻,但紧闭的双眼还是没有睁开半分,纤细的手指依旧死死捏着男人的手臂。

良久,她感受到了新鲜空气,略带迷离的睁开双眼。

感觉耳边一股热气。

辛司霆带了一丝戏虐,缓缓地在她耳边说:“你不会在期待…我会碰你吧?”

她的心狂跳不止,刚刚她确实沦陷其中,辛司霆的魅力,不是她一个情场菜鸟能抵住的。

“我没有。”

脸色已经红得发紫,却依旧倔强的说道。

辛司霆优雅的翘起腿,嘴角向上轻扯。随后伸出修长的手指,将那条白色吊带裙挑起,一把扔在她的身上。

“穿上,滚。”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衣裙,愣了一秒,随后便动作利索的穿好,匆匆忙忙的样子,像极了要准备逃荒。

穿好后刚准备拉开车门逃走,她猛地想起什么,回头看向辛司霆,小心翼翼的说:“我…表现好吗?”

是刚刚这个男人自己说的,表现好的话可以放过她的爸妈。

辛司霆脸色一黑,暗暗地说:“再议。”

                           

原创文章,作者:秃头摸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fj8848.com/87434.html